116.表哥的烦恼(1 / 2)

江涛不顾张国强的感受,继续数落着自己的老娘,江涛的父亲也说道:“她这个习惯是改不了的,你上次给的两万块钱,我估计早没有了。”

;;;;“表哥,两万块钱在赌博场上可能不算什么?可是在这个农村老太太的眼里是一笔巨款,而今一个成年打工者一年的工钱也就一千多块,两万块钱就是近二十个人一年的工资,所以,这两万块钱你一定要尽快还,我们家就要造房子了。”

;;;;张国强没想到江涛这小子变得这么精明,原本想过来再弄几个钱花花,这下看来不太可能了,脸上马上就垮了下来,

;;;;“江涛,这几个钱在你那里还算钱吗?再说了,我是你娘家舅舅的儿子,你拿我当亲戚看了吗?”

;;;;“是吗?那你有没有把别人当亲戚看了呢?我爸、我哥都抽烟,你递过烟了吗?可是,我却只看见你自己一个人在抽的,你难道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吗?你是来求人办事的,是不是也应该谦逊一点、客气一点呢?再说了,我有钱是我的事,我们又不欠你家的,我妈的两万块钱是我拿回来造房子的,我们家没钱的时候,你们家是什么态度,你还记得吗?那年,我爸生病,我妈万般无赖的情况下,向你爸爸借十块钱,你爸不但不借,反而还被你爸妈羞辱了一顿,怎么了?这些你都忘记了?”

;;;;张国强见江涛的脸色越来越不友善了,心里一下子没了底气了,收起了自己的二郎腿,“表弟,我这不是来求你了吗?这段时间,我的手气不好,确实输了一些钱,这不是来找你帮帮忙,给我安排一个工作吗?”

;;;;江涛冷声说道:“你这是来求人的样子吗?你就是去套狗也应该带只窝头,去钓鱼也要挂点鱼饵吧?你倒好,像个大爷似的,怎么的?你这是吃定我们家了吗?”

;;;;“涛子,你就别再说你表哥了,他也不容易,上次是因为被人逼债,迫不得已我才给他拿钱的,不然就要被人砍掉手脚的。”江涛的妈妈劝道。

;;;;“他不容易?谁容易?我爸、我哥就容易了?妈!你这种做法是一种自私的表现,你给他的钱,不是你自己挣来的,是我辛辛苦苦地挣回来的,是全家省吃俭用省下来的,我现在就要安排房子,准备结婚的,您老有没有考虑我住在哪里,你擅自决定给他,有没有考虑到大家的感受?最为重要的是,你以为是在救他,其实你是在害他,张国强永远都是想翻本或是在翻本的路上!”

;;;;江涛的爸爸开口说道:“两万块钱现在就可以造一栋楼房,也就是你妈妈做的出来,谁家舍得拿出来啊?你让你哥准备造房子,到现在八字还没一撇的。”

;;;;江涛知道自己的老娘也是无赖之举,但是态度一定要给到,“妈,我不是反对你帮助自家亲戚,要看看是谁,是什么样的困难,张国强就是一个无底洞,他要是好好的一个人,遇到了困难,我绝对不会阻止你的。”

;;;;“涛子,你别说了,我知道错了,我借三姑的钱,我一定会还的,我就是想让你给我安排一个事情做。”

;;;;江涛冷笑道:“我能给你安排什么事做?工地上除了手艺人就是小工,你能做得了?”

;;;;“涛子,人家都说你老板做得大,你就不能给我一个经理做吗?”

;;;;江涛的妈妈也附和着说道:“你表哥好不容易学好了,你就帮帮他吧!”

;;;;“张国强,要是有这样的位置,我会第一时间让我大哥去做,也轮不到你!你到现在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,说明你连做一个小工的素质都没有,你的智商都用在赌博场上了,与社会已经严重脱节了,所以,我尊重地告诉你,对不起,我没有这个能力!”

;;;;潘美馨呆呆地看着江涛,张国强怔在那里,敢怒不敢言,江涛的母亲也愣住了,这时,江有来说道:“国强,你太没自知之明了,就你这样地去工地上做个小工,别人都不会要你的,你是哪里来的勇气说出这样的要求来?你要是真的想学好,彻底远离赌博,老老实实地从小工开始,也许还会有一条生路。”